侵害他方利益的协议 法院不予支持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1-21
  • 编辑:杨丽丽
  • 责任编辑:肖贵海
  • 来源:太行日报

牛某因欠他人债务被陵川县人民法院查封了其名下的一套房产。但牛某前妻韩某向法院提出异议,主张两人已经协议离婚,这套房子属于自己所有,法院不能执行。

那么,离婚协议对房产权属的约定是否有效? 这套房产到底能不能执行?

2002年,韩某与牛某在陵川县崇文镇修建房屋一套。2011年,以牛某的名义办理了房屋产权证。2017年,韩某与牛某协议离婚,约定该房屋归韩某所有。

2013年,牛某以开公司资金短缺为由向李某借款79万元。2016年,牛某向李某出具还款计划,但到期后分文未还。于是,李某向陵川法院提起诉讼,法院于2017年作出民事判决:牛某归还李某借款79万元并支付利息。

判决生效后,牛某未在指定期限内履行还款义务,李某申请强制执行。

陵川法院于去年2月11日作出执行裁定,查封牛某名下位于崇文镇房屋一套。2018年4月2日,韩某向陵川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。韩某主张,自己与牛某协议离婚,双方约定该房屋归韩某所有,并在陵川县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。后因牛某不配合办理产权变更手续导致该房屋未变更所有权人。牛某与李某之间的债务,系牛某个人债务,只能拿他的个人财产偿还,不能查封属于韩某的财产。

陵川法院于2018年6月26日作出民事判决:驳回原告韩某的诉讼请求。

韩某不服,向晋城中院提出上诉,请求撤销一审判决,改判停止对陵川县崇文镇某社区房屋的强制执行,并确认案涉房屋归上诉人韩某所有。

晋城中院于2018年10月15日作出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法官的判决理由是:

一、上诉人韩某所举离婚协议书是双方意思自治的产物,只可以证明其与第三人牛某在协议离婚时,就案涉房屋成立有债权债务法律关系,该协议约定的事项对协议双方具有约束力,但并不直接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,也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效力。

二、韩某所举离婚协议书签订于2017年2月28日,发生在第三人牛某超过其承诺的还款期限而不履行还款义务期间,第三人牛某在其本人对李某负有到期债务超期未还的情况下,将其个人的责任财产以签订协议的形式予以处分,明显侵害到他方利益,从利益平衡和交易安全的角度综合考量,对此行为人民法院不应予以支持。

三、从牛某与韩某所签订的离婚协议内容看,债务由牛某承担,现实的财产性权益由韩某享有,双方对于共同财产的分割存在明显失衡,不能排除牛某通过离婚协议规避其个人债务的嫌疑。

四、根据法律规定,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,人民法院可以查封、扣押、冻结,本案所涉房屋本系上诉人韩某与第三人牛某的共有房屋,陵川县人民法院对该房屋进行查封,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。(张艳丽)

  • 黄河新闻网晋城频道
  • 黄河新闻网晋城频道微信
  • 黄河新闻网晋城频道头条号
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      晋ICP备06001850号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晋B2-20060016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407189
广告经营许可注册:1401001304387